通知公告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养老人才高质量发展论坛在京召开
发布时间:2021-04-21
来源: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
浏览:20491

为推动养老人才的专业化、职业化、市场化,构建养老产业人才发展的支撑体系。4月17日由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主办,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承办“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养老人才高质量发展论坛”在北京正式召开。由国内各大养老专业、养老企业以及老年学专家齐聚会议现场,共同见证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并研讨养老人才的发展前景及养老人才市场的愿景。

 图片1.png

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成立,为养老人才发展共献力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委会,是集聚多学科、跨领域、多视角研究中国养老人才的专家学者与实际工作者相结合的学术平台,成为配合政府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支重要智库力量。

图片2.png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由董克用、刘维林、吴江、肖才伟、马抗美、张青山举行揭牌仪式,宣布吴江担任主任委员,臧少敏担任总干事

以人才引领养老事业和产业发展,实现“健康老龄有尊严,幸福生活有保障”愿景。开展“医养护健社”相结合的新型养老人才标准和规范创制,推进养老行业和老年健康服务专业教育,促进人才教育培养同政产学研用有机结合,推动养老人力资源服务业快速健康发展,助力老年人度过健康晚年、品质老年,助力健康老龄化各项政策的有效落实。

在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应对任务愈加艰巨,既面临挑战又充满机遇的大格局、大背景下,养老人才发展专委会将立足职能定位,肩负起更大的社会责任,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直面养老痛点,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会意义重大

 图片3.png

(全国老龄办党组成员、中国老年协会副会长肖才伟)

全国老龄办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肖才伟指出,老龄社会是人类社会的新形态,相对应的,老龄问题尚属于新问题,老龄事业和产业也属于新领域,问题之复杂,任务之艰巨,离不开一批精英人才的倾力参与,求新知,闯新路,破迷局,开新局。肖才伟提出,专委会成立之后,应高张招贤榜,广发英雄帖,延揽养老领域的研究者、实践者,建立专家库、人才库,通过多种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兼收并蓄,博采众长,及时回应老龄社会热点,直面养老问题痛点,剖析涉老政策堵点,为帮助决策部门破解养老难题、增进老年民生福祉,提供具有针对性、建设性的政策建议。

 图片4.png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作为老龄领域专业覆盖面广、专家资源丰富的国家一级专业学术社团组织,应积极建立职业人才培养体系,担负起养老职业人才培养和发展重任。”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介绍,中国老年人规模大、发展快,未富先老且发展不平衡,应对人口老龄化面临巨大挑战。在新的发展形势下,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经过半年多的筹备,成立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积极推动建立养老职业人才的培养体系,肩负起发展养老服务人才的重担,联合各方力量以发展的眼光,解决各种难点问题,探索职业发展新路径,为实现积极老龄化贡献力量。

明确养老人才发展方向,建设职业人才培养体系

 图片5.png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张青山)

20世纪90年代,全国仅有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和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两所学校开设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21世纪,伴随着国家养老政策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养老专业建设蓬勃发展。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张青山介绍,截止到2019年底,全国开设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院校已经近209家,并且招生规模有所扩大。同期,以高职“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为主体、包括中职“老年人服务与管理专业”在内的养老服务专业群基本建立起来。“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将有效的整合国内外优质资源,满足养老人才教育改革发展的现实需要。”张青山指出,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与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的合作,具有战略意义。学会能在养老人才培养质量、提高科学研究水平等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学院将推动养老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多方面的合作,扩大职业教育领域的话语影响力,积极助力专委会各项工作,为养老人才发展贡献力量。

探索养老人才培养方向,寻找养老人才发展新路径

 图片6.png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吴江)

 

对于专业委员会未来的发展,中国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主委吴江也提出了3个方面的期许,首先,专业委员会一定要服务于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找准自己的研究定位,牢固树立人才引领养老事业的战略定位,抓住老龄化国情教育的基本人才问题展开科学研究;并强调,养老只能高质量,不能低质量,如果低质量就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所以从一开始的衣食住行就要开始讲究质量,讲质量讲评估就要有一套标准,从机构标准、行业标准到国家标准。

在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养老人才高质量发展论坛的最后,吴江总结道:“实际生活中并不存在以年龄为界的老龄化危机,仅从年龄上没有统一的健康定义,但是老年人更需要维护健康权,更需要社会的关怀和救助,真正意义上的老龄化就是全社会的关怀救助化。从这个意义上,理解养老事业的发展,才会变得有意义。”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养老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


相关文章